養生保命集

第五章:犯邪淫之惡報故事四則 

●宰相縱慾 身亡家敗(淫證一)

宰相王甫,雖然才學兼備,但是極其貪色,特地請工匠建一寬闊無比的睡房,中間置一大床,周圍環繞著很多張小床,用金玉做成屏風,翡翠製成帳幔,分隔開來,精選美女住於小床,自己居中間大床,然後輪番淫慾作樂,日日如是。 

王甫的母親見兒子如此縱慾,心如刀剜,常常規勸說:『你之行為,如飛蛾撲火,毫無節制的縱慾,猶如烈火燒身,長此下去,勢必油盡燈熄,命危在旦夕,將來後悔莫及。你懷蓋世韜略英才,身負相國之重任,應該以國家、百姓為重,如今沉迷女色,是何等愚痴﹗何等可惜﹗』

王甫絲毫不聽母親的規勸,依然我行我素,日日沉淪於酒色之中,不久腎臟過度虧損,衰竭身亡,家道隨之破敗,一世榮華富貴化為烏有,而兒孫均淪落貧賤。 

●大學生邪淫 名落孫山(淫證二) 

明朝朱煥,武昌府大學生,飽讀詩書,文章詩詞都極負盛名,乃屈指可數的才子。 

但是朱煥貪色邪淫,家中富裕,所有佣人皆挑選貌美少女,入住不久,便用金錢飾物誘惑,然後與她們姦淫。即使是家中的乳娘,也被他姦污,荒淫無恥之極。 

有一天晚上,朱煥與新來女佣在房中飲酒調情,適逢另一位舊女佣步經房門,朱煥叫她入內坐下一齊飲酒,酒醉之後,三人上床輪淫作樂,正當獸性狂發,淫蕩無態之時,突然窗外有鬼叫聲,並且唱歌罵朱煥說:,『新色正歡殘色戲,前程削盡後代殤;(殤:音商。未滿十二歲夭折。)可憐一個斯文客,貪色原來為色亡。』

朱煥聞聲,渾身直冒冷汗,兩位蕩婦被嚇得面色如土,倉皇奪門而逃,半路膽破而死。 

自此朱煥每逢考試,皆是名落孫山,唯一的兒子夭折。家運衰敗,二位女兒淪為娼妓,正是淫人妻女者,妻女被人淫。 

朱煥於窮困的中年,眼睜睜地看到兒女悲慘的遭遇,方才醒悟乃自己邪淫的報應,但是為時已晚唉﹗ 

●誘騙少尼 死於非命(淫證三)

秀才張士進,武林縣人,勤奮好學,才貌雙全,丁酉年赴京考試,途中投宿的旅店,對面是座尼姑庵。飯後張士進散步至尼姑庵,偶見一位少尼姑清秀脫俗,乃出身於富貴之家,出家時,父母恐女兒生活清苦,故給與許多金銀隨身,作為不時之需。 

張士進藉著才學俊貌,親近少尼,初時只是談論詩詞歌賦,進而調情引誘挑逗,見少尼漸漸失去自恃之際,向少尼求愛,百般甜言蜜語,並且山盟海誓地說:『京考完畢之後,定來迎娶,共偕連理。』少尼為之動情,信以為真,使張士進得逞奸計,不僅玷污了少尼,而且令少尼感動,以為獲得好歸宿,將所有金銀送給張士進,讓他在迎娶之日作為聘金之用。

張士進財色兼得之後,沾沾自喜,自以為天賜洪福。辭別少尼,赴京考試,若以張士進之才學,自當金榜高中。殊不知張士進之邪淫行為,早被文昌帝君洞察,將張士進金榜除名。張士進落選後,竟然背棄昔日盟誓,路過尼姑庵,而不進庵迎娶少尼,帶著金銀竟自回家。 

少尼自張士進辭別之後,日夜思念情郎,計算著赴考之後歸來的日期。但是歸期巳過,卻不見張士進之蹤影,方知受騙,羞愧無地自容,痛哭自盡。死後冤魂不散,變成厲鬼,一路追尋張士進。張士進於歸家途中,忽然仆倒地上,發狂似的口出少尼姑的聲音,痛罵張士進誘姦騙財薄倖。隨行書童見狀,慌忙跪地求情,求少尼准許張士進回家後,請高僧超度亡魂,以解冤愆。少尼鬼含恨地說:『此仇難解,我要索他性命。』

張士進醒後,勉強支撐著昏沉的身體,回到家中,三天之後,七孔流血而死,面目全非,死狀十分恐怖。 

此乃誘色騙財的慘烈收場,後人有詩嘆曰: 

風流片刻害人坑,十載寒窗一日傾;
何不仿傚高國泰,壽年八十乘金蓮。 

請讀著名的高國泰故事如下: 

●善念感化少尼 雙雙修成正果(善證) 

書生高國泰,宋朝杭州人,自幼父母雙亡,家貧寄居於姑母的尼姑庵讀書,圖取功名。庵中有位少年尼姑,生得眉清目秀,唇紅齒白,見高國泰氣宇非凡,情不自禁動了春心,忘卻戒律,作詩表白愛慕之情,其詩曰: 

『身在白衣大士前,不求佛度不求仙;
願求一點楊枝露,洒在人間並蒂蓮。』 

高國泰見此情詩,心想既然能夠看破紅塵出家,必定是前生修來的善根、福德、因緣,目前只是一時衝動不能自抑,應當善言點醒她,千萬不可乘機誘其犯戒,鑄成大錯,於是回贈一詩曰: 

『妄念一時神即遷,神遷六賊亂心田, 
 心田一亂身無主,六道輪迴在眼前; 
六道輪迴了不完,畜牲餓鬼苦千般, 
勸你勿生貪嗔痴,一失人身萬劫難。』 

少尼見詩,猶如當頭棒喝,似雷貫耳,即時羞悟,從此不再與高國泰見面,勤修佛法,後來終成正果。 

高國泰為了斷少尼情絲,避免彼此再產生情感,遷出尼姑庵,租住員外周半城的房子。住了半年,無錢交租,家奴竟然拆去房門,使高國泰無法安心讀書,心想窮困潦倒至此境地,活著毫無意義,不如一死了事。於是到屋後的林子堙A準備上吊,突然濟公活佛手拿著繩子走過來,嚷著說:『這棵樹是我上吊用的,你要上吊到別處去,勿與我相爭﹗』

高國泰見濟公活佛要上吊,問其何因,濟公說:『我欠人五兩銀子,無法還債,被迫無奈,只好上吊求死了結。你是為何自盡?』高國泰將自己的遭遇告訴濟公,並把身上餘下的碎銀送給濟公湊數還債。濟公又問:『你我素不相識,為何要幫助我呢﹖』高國泰說:『我已絕望,自盡心意已決,將死之人,留此碎銀何用,不如送給你,可以助你還債。』

濟公被高國泰臨死之時,尚為他人著想助人的善心所感動,於是以實相告說:『周員外乃我舊交好友,你且先跟我回去,房租之事乃易解決。』

高國泰隨濟公返回周府,早有家奴報知周員外,周員外急忙出外相迎,敬如貴賓,濟公將高國泰欠租金尋死一事詳細告訴周員外,周員外聞知家奴竟然瞞著主人,仗勢欺人,大怒,即刻要將該名惡奴逐出府去,幸得濟公、高國泰再三求情,才被嚴責了事。 
周員外見高國泰寬厚仁慈,甚是敬重,格外厚待和濟助,留高國泰於府中安住。 

得到周員外相助,高國泰更加勤奮攻讀,後來考中狀元,為官清廉嚴正,撫恤貧民。做官二十年,看破紅塵,辭官修行,享年八十歲,也修成正果,臨終之時,見昔日之少尼在空中駕雲來相迎,其時滿天毫光萬丈,瑞氣千條,微笑著說:『請恩公上蓮台寶座。』然後引領高國泰飛升向西方極樂世界。高國泰昔年的善念,使少尼醒悟修成正果,自己也因此積下陰德修成正果,成為世代留芳的佳話。

編者按:濟公乃是宋朝得道高僧,是家喻戶曉的活佛,度化眾生,在民間流傳著許多神話故事。上述是摘自濟公傳的一則非常動人的故事,告訴世人道德理論因果報應的道理,為善所獲得無上的福報。 

行善者嫖妓 絕後除功名(淫證四) 

楚成,結婚多年無子,楚成平素對神明虔誠,早晚恭敬禮拜。有一天晚上,妻子夢見神明示說:『你丈夫十分誠心敬我,我已向上天請求,賜給你一個兒子。』妻子又問:『我丈夫可會中舉?』神明回答:『只要再勤力行善積德,將來可得功名。』

睡醒後,妻子將昨夜所夢,詳細告知丈夫,楚成聽後欣喜萬分。從此行善更勤力,讀書更勤奮,期望早生貴子,金榜高中。 

不料,有一天晚上,與朋友飲酒猜拳,酒後餘興未盡,在友人慫恿之下,到妓院嫖娼。當晚,妻子夢中見神明怒斥:『你丈夫不珍重自愛,竟然在外飲酒嫖妓,自損陰德,污穢觸怒了天神,不但今後無子,而且受譴責除功名。』第二天楚成回家,妻子逼問丈夫昨晚所幹何事,楚成如實相告,妻子聞知丈夫昨晚確實飲酒宿娼,頓時傷心欲絕,昏倒於地。楚成見狀,慌忙救醒妻子,妻子醒後,將昨夜夢中神明怒責經過告訴丈夫,楚成聽後悔恨莫及,一失足成千古恨,從此夫妻愁悵不已,終生貧窮潦倒,沒有子嗣。

後人有詩嘆曰: 

誠神賜子復歸無,為進青樓德行虧;
子降石麟名金馬,身榮子貴付東流。 

古人說: 

『後功可以補前過,前功不可補後過。』

又說: 

『終身行善,一時德虧,猶如經年打柴一日燒皆化為無。』

孟子說:

『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所謂大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