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什麼相信因果的現象 - 親身體驗之見證廿則

筆者最近從事調查研究「目前社會大眾對因果的看法」,後來透過受訪者填寫的問卷、來函、投稿以及筆者親自的採訪等等各種的途徑,收集了許許多多有關因果方面的內容頗為動人,非常值得世人的參考和警惕。現在謹將其中比較具備代表性的見證列述如下。

( 一)

我姓謝,家住彰化縣的一個小鎮。過去我家亡家奡蕈g發生一件不可思議的因果實例。舍弟平常做事很認真,很受上司的賞識,不過生活較為浪漫,常常玩到三更半夜才回家休息。有一次星期天公司休假,司機沒有上班,但客戶卻要貨品,舍弟一大早便替他開車送貨出去,一出去就不幸發生了車禍,( 我們猜想大概是因為前一天晚上沒有睡好,第二天一大早當然沒有精神開車),當埸就造成了一死二傷的慘劇,舍弟隨即就攔了一輛計程車,抱起當時受重傷的死者,及其太太和小孩,直奔省立急救。事情發生後公司卻表示,員工開車出了事自己要負責,當時家父家母聽到這件令人震撼的意外,心中真是又傷心又焦急,公司又不出面交涉解決,實在令人六神無主,不知所措,當時我透過朋友的介紹向一位律師請教,不料這位律師卻就了一句非常令人難受的話,他說:「公司只有叫你開車去做生意去送貨,又沒有叫你去撞人。雖然車子是公司的,但一切民事及刑事責任還是應由肇事人負擔。」

唉,怎麼辦呢?該怎麼辦才好呢?對方又不斷的打電話來要求解決民事賠償。如果不趕快解決,則在有意無意之中,表示將透過黑道的手段來「討回公道」。一家人聽了以後都感到極端的焦慮和無奈,後來我想到師專的一位教授在上課時常常談到因果的道理,說不定他可以幫我們忙,因此我就用電話跟他聯繫,後來他表示除了應找一個律師事務所好好跟對方溝通之外,不妨早日用舍弟的名義作一些善事(捐款孤兒院,救助這些不幸的孤兒 )說不定會有所助益。因為助人者人必助之。我聽了以後,雖然感到半信半疑,不過事到如今,為求解決,總應加以試試,於是我就到郵局以舍弟的名義寄了一些錢到一個孤兒院,沒想到寄了三天後,舍弟的公司的老闆就從台中打電話過來,表示要出面解決這件車禍,不知道這是巧合,還是真的出現奇蹟,不過不管如何,這總是一個好的消息,我們家人都感到鬆了一口氣。不過後來他們交涉的結果,發現代表對方的一些黑道人物竟然獅子大開口,要求賠償的金額高達一百二十萬(當時一般的行情只是三十萬 )並負擔所有的藥費,由於條件太不合理,和解沒有成立,以後對方又經常打電話來恐嚇,因此當時一聽到電話鈴聲,家人莫不心驚肉跳。

後來我們這一位教授建議我們要繼續幫舍弟作些功德,於是我們又寄了一千元給另一家孤兒院,沒想到寄後的第三天,舍弟公司的老闆據說拜託一些警察界的友人陪同出面跟對方溝通,結果竟然很順利的達成了和解,賠償金這次減為七十萬,公司負擔了四十萬,我們負擔了三十萬及醫療費用。一椿讓我們困擾萬分的車禍事件,就因此得到暫時的解決,全家人也因此免除了精神上重重的折磨。有些人認為這次的轉機與行善的結果可能又是另一個巧合,不過我始終還是認為如果每次行善都能產生幸運的巧合,並且幫助我們解決問題,那麼這不就是善有善報的一種證明嗎?


( 二 )

我姓蔡,是一所高級工業職業學校的老師,(一九八七)間,發生了一件非常令人難忘的事,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我有一個高三的學生,當年的四月間突然感到頭暈,非常不舒服。起先認為是感冒不在意,後來卻發高燒無法上課,而請假回家醫療,可是三、四天後高燒仍然不退,終至胡言亂語,病情更為嚴重,這時家人將他送至林外科,經過診斷後認為是腦膜炎,因此又急忙轉往台北長庚醫院,到達林口時已經呈半昏迷狀態,經該院醫師診斷後確定為病毒性腦炎。在此入院兩週,花費了十幾萬元,結果仍然沒有明顯的起色,由於該生家長必須工作維生,無法長期在北部照料,因此就決定轉回嘉義聖馬爾定醫院治療,該生導師前往探望時,他仍然神智不清,無法說話,嘴唇不斷的抽搐,身體也因發高燒而不斷的發抖。

由於住在加護病房費用極為昂貴(一天收費一萬兩千元)病情又沒有改善,因此住了三天後又轉至另一家仁友醫院,然而又由於設備不夠理想,只好又決定轉至高雄長庚醫院,就在辦理退院手續時,我看到滿臉憔悴,神情憂傷的該生家長時對他表示,為了孩子健康,除了盡量找名醫治療外,不妨替他作一些善事試試看,說不定會有幫助,因為有不少人都在行善後得到了感應而幫助解決了困難。這位家長聽了以後雖然覺得半信半疑,不過由於愛兒心切,也只好抽空前往一個慈善團體(春風化雨社),以該生的名義布施了一千六百元,以救助一些不幸的家庭。事後就回到醫院雇請救護車直奔高雄,這位家長在半路上很驚異的發現,原來一直呈昏迷狀態的孩子已經甦醒過來,不僅不再發燒,而且嘴唇也逐漸的轉呈紅潤,到達醫院的時候醫生認為已經不必使用氧氣管了,家長聽了以後心情為之一振,因為自從病發開始一直到轉診高雄長庚醫院的這兩三週期間,該生都一直使用氧氣管來幫助呼吸,沒想到才布施不久,情況竟然會有如此迅速的改善,實在令人無法想像。

根據該院的醫師表示,罹患腦炎而能完全康復的機會率可說僅有百分之三,因此一般而言此類的患者絕大多數都是凶多吉少。然而這個學生進入該院醫療後竟然病況日有起色,進步甚為迅速,一個月後便辦理出院返家療養,這時對於前來探望的同學或親友,他也都能一一加以辨認,稱呼並話家常,可見其腦部並沒有因為過去發高燒而受到什麼損害,真可以說是不幸中的大幸。他的父親為了感謝孩子迅速康復的奇蹟,事後再度前往這個慈善團體替他的孩子作善事,不久之後他的孩子也就完全康復回到學校上課,由此可見行善結果的奇妙實在不可思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