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 毒 負 心 漢 的 現 世 「爆」

        詹月娟台灣嘉義市人,於一九七九年七月,帶着年僅三歲的女兒小敏,在日本橫濱市一家旅館堛A毒自殺。警方到達現場,發現牆壁上有個用血寫的斗大「恨」字。又發現母女兩人都睜大着雙眼,而且還淌着滴滴血淚,死不瞑目,痛訴她們死不甘心。老練的日本刑警意識到這件自殺案的內情絕不單純。

        日本警方十分重視此案件,依靠死者的護照資料,得到台灣駐日機構的協助下,很快便找到詹月娟的父母。父親詹風平務農,母親游嬌月主婦。詹月娟在家中排行老三,上有哥哥姐姐,下有兩個弟弟。詹月娟自小成績是前三名,並以高分考進著名的台北師範大學,為鄉村鄰里稱羨,是詹家門戶榮耀的象徵。

        在大學四年級那年,因參加社團活動,她認識了一位台大的學長汪玄仁,他的外貌並不出眾,但多才多藝,為人幽默、談吐文雅,因而博得詹月娟的青睞。經過半年的交往,感情日深,準備畢業後結婚。在同學們的心目中,二人是「郎才女貌」天生的一對,令人羨慕。

        可是世事難料,汪玄仁畢業那年參加登山活動,在返家途中意外發生車禍,經醫院救治半年後無效死亡。治療期間,詹月娟每天教完書後都到醫院陪汪玄仁。因而認識實習醫生巫倫順,他長得一表人材,卻沉默寡言,那時候巫倫順對詹月娟暗暗愛慕。在汪玄仁去世之後,他就熱烈追求詹月娟,一旦醫院沒有值班時,他就到詹月娟任教的學校門口接她回家,還親自下廚煮菜招待她。每逢詹月娟回嘉義市老家探望父母時,巫倫順都會接送她往返火車站。這樣持續一年半的時間,詹月娟終於被他的熱情所感動而步入禮堂。

        結婚後,先前巫倫順向日本東京帝國大學的入學申請,獲得批准,但必須在一個月內到校註冊。新婚的巫倫順想放棄這個留學日本的機會,留在妻子身邊。不過詹月娟認為出國深造的機會難得,至於學費問題,她會幫忙想辦法。

        巫倫順覺得妻子言之有理,遂決定赴日求學,內心充滿感動及感激。臨別前一夜,再三向詹月娟保證,一旦完成博士學位返回台灣,在台北開設一家小醫院,與月娟一起經營,過着天倫之樂的幸福生活。月娟對丈夫的理想與愛意感動不已,內心慶幸自己真是嫁對人了。

        由於日本的學費、生活費昂貴,所以一年後,月娟所有的積蓄都被花完。為了丈夫的費用,她只好課餘兼任家教,偶爾向父母要錢,可是仍無法支付丈夫在日本的費用。那時月娟的女兒已經一歲大,請褓姆及生活開支,如此重大負擔逼得月娟喘不過氣來。

       那年冬天,為了解決當前的經濟窘境,詹月娟不得已到酒店上班,做「賣笑不賣身」的陪客工作,前後持續了三年的時間。雖然解決了巫倫順在日本的一切費用,卻也因為長期喝酒熬夜,月娟罹患了嚴重的肺結核。經醫生檢查後宣佈她從此無法再生育,這是極大的打擊。但是,月娟自信一切都是為丈夫作出犧牲,丈夫一定會體恤她、更愛她。

        在巫倫順即將取得博士學位的前半年,他返回台灣參加祖母的喪禮。當他得知月娟到酒店上班及患結核病時,他非但不生氣不追究,反而若無其事,一切似乎未曾發生過一樣。這使月娟心塈饇磼w對丈夫的愛。

        可是誰能料到,在他返台灣之前,巫倫順早已瞞着在台灣日夜等待他的妻子,偷偷的和指導教授的女兒結婚了。又在東京市郊開了一家小醫院,自己任院長,教授和他的女兒是出資的董事。

        然而紙是包不住火的,消息傳到月娟耳堙A初時她不相信傳言,但是心媮椄O半信半疑。於是,決定在自己身體健康較穩定時,帶着女兒小敏一起到日本探個究竟。接到消息的巫倫順,自知事態嚴重性,為了避免自己的醜事被揭露,他竟暗地堻]下了一個陰毒的圈套。

        首先,他以繁忙為由,派人先從機場將她們母女接到一家小旅館。又說當天晚上會去相見。另外,卻叫人假扮成服務員,在巫倫順前去旅館之前一刻,侵入房間強暴詹月娟,然後自己才在這時出現。此時,那位強暴犯就依照巫倫順的奸計,在巫倫順面前謊稱自己就是詹月娟的姘夫,在如此「啞巴吃黃蓮」的情況下,巫倫順就理直氣壯的向詹月娟提出離婚的要求。

        果然,奸計得逞了。巫倫順立刻翻臉不認人,儘管月娟四年來千辛萬苦供養他留學的恩情、夫妻的情義,此時即刻化為烏有。月娟自知二人婚姻無法挽回,只好悲憤地在離婚書上簽字。在離開東京之前,為了讓小敏再見父親一面,透過學校的資料,月娟找到了醫院,結果竟發現巫倫順早已另結新歡,旅館的強暴案也是丈夫所設計的,一切如同晴天霹靂,她滿腹憤怒的衝進院長室,正想問個明白,但是除了再度被巫倫順羞辱一頓,還被警衛轟出去,根本沒有任何對質的機會。由於身心雙重打擊,詹月娟在前往橫濱拜訪僑居日本的阿姨之後,月娟便與女兒小敏在橫濱旅館內服毒自殺。

        雖然警方查出此案的前後因緣,但因為詹月娟母女是自殺,儘管是被巫倫順間接所害,但對他卻無可奈何。

        得知詹月娟母女已死的消息,巫倫順如釋重担一般,自以為從此可以高枕無憂了,繼續利用他岳父的關係,在日本追求名利。可是惡人終有惡報。有一次巫倫順應邀出席演講會,題目是「夫妻恩愛的秘訣」。結果,講到一半時,麥克風無緣無故的突然冒起烟來,隨即就爆炸了。毫無防備的巫倫順當場被炸得頭破血流、兩眼失明,因為頭部受重傷而成了白痴,目前還在日本療養院治療。

        至於麥克風為何會爆炸?對象為何是薄情寡義狠毒的巫倫順?講題又為何與夫妻恩愛有關?到底這是巧合、是天意,還是報應?大家議論紛紛。不過從這件事,正是奉勸人世間的佳偶,切勿將夫妻的關係作為利益的交換,這樣的婚姻是絕對不會幸福的。博學的巫倫順為了眼前的功名利祿,一步走錯,步步皆錯,終致泯滅天良,殘害深愛自己而付出一切的妻子,最後自己落得如此下場。如果,當初不貪圖眼前的利益,畢業後回台灣,以他的學識與妻子的賢惠互相協助,事業成功是指日可待的。

       

註:國語『報』與『爆』是同音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