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 官 奇 案

        一九七八年八月的一個早上,住在台北縣三峽鎮的果農蔡阿旺夫妻與友人林順車挑着籃子上山採摘荔枝,路過一個廢棄多年的防空洞前,突然從洞媔]出三隻狗,牠們嘴塈t着血淋淋的鮮肉和一串串的腸子。好奇的林順車躡手躡腳的走進洞媟Q看個究竟,然而眼前觸目驚心的一幕把他嚇呆了,一位六十餘歲的老先生躺在血泊中,胸腹全被撕裂開來,心臟和腸子全被剛才三隻狗咬得支離破碎。更恐怖的是在屍體旁邊坐着一個披散頭髮的瘋女子,把腸子掛在脖子上當項鍊玩,嚇得林順車毛骨悚然,掉頭急步跑出洞外,立即與蔡阿旺夫妻一起去派出所報案。

        警方接報,馬上趕到現場,見屍體內臟各種器官全被掏挖一空,奇怪的是身體其他部位沒有絲毫的受傷,令人驚訝迷惑不解。而更離奇的是,瘋女子為什麼沒有受傷?為什麼狗只咬老人而不咬她?一連串的疑問充滿了神秘的靈異色彩,正考驗着警方破案的能力。

        警方透過民政處的協助,警方很快查明死者叫廖冀德,女的叫廖秀秀是他的女兒,重度智障,居住在附近的樹林鎮。根據檔案資料,廖冀德在一九四九年隨國民黨政府撤退來台灣,任法官二十八年,他的法學智識豐富,但是心術不正,極貪財好色,是位標準的貪官污吏,一年前退休後穩居於樹林鎮。

        一九五三年,台北縣海關官員牛銅瑞,因貪污罪在第一審被法官判處十年徒刑。第二審時,因原來審判的法官調職,改由廖冀德審理。在法庭上,牛銅瑞的情婦粉珠也在法庭旁聽,因粉珠長得非常美麗,立即引起廖冀德的注視,故意裝腔作勢聲色俱厲地對着牛銅瑞吼叫,並威脅說判十年太輕了,若找到新的罪證,至少要判十五年。嚇得牛銅瑞雙手作揖苦苦哀求法官高抬貴手,從輕發落,可是廖冀德不回應。幾天後廖冀德主動打電話約牛銅瑞的辯護律師見面,以含糊的口吻說,牛銅瑞的案件可輕可重,如果粉珠出面求情,或許有轉機。對於廖冀德的暗示,律師當然明白得很,於是徵得牛銅瑞的同意下,粉珠只好犧牲色相與廖冀德同居一個星期。然而廖冀德仍然不滿足,再向牛銅瑞家人索賄一大筆金錢,最後財色兼收之後,廖冀德竟以罪證不足改判牛銅瑞六個月徒刑,並且可以罰金代替坐牢,實際是等於無罪釋放,真是一手遮天。

        原本隻身來台灣的廖冀德,當了幾年法官,貪污後有錢了,在友人的介紹下,娶了一個比他年輕十三歲的農村姑娘翠桃,又漂亮又賢慧。第二年生下女兒秀秀,可惜在秀秀二歲時,翠桃因患乳癌病逝,廖冀德忙於公務,對於女兒秀秀缺乏照顧,導致秀秀因感冒發燒過度,未及時醫治而致成重度智障。

        對於妻子的死,女兒智障的雙重打擊,廖冀德絲毫不懂得反省是自己缺德的果報,反而更加利用職權謀取私利,更經常狂妄的吹噓,以他的職權,只要稍動腦筋,不愁美女、金錢會主動送上門。所以廖冀德在他二十八年的法官生涯堙A每天、每月、每年都在幹着傷天害理敲詐勒索的勾當,製造無數的冤案、命案。現在再舉其中一件案例。

        一九五七年台北發生一起欺詐案。服裝批發商李柴財遭姓莫、陳、巫三人控告欺詐。原因是一九五六年他們向李柴財訂購一批服裝。可是收到的貨物,箱子堨是廢布和硬紙板。他們三人向李柴財論理,但是李柴財堅稱箱子婺邞漪O成衣,各執一詞,於是告上法庭。李柴財的太太潘珠妺為人聰明機靈,經過她暗中調查,原來是先前離職的業務經理偷天換日,盜竊那批服裝,然後把廢料充當服裝運給三位客戶,現在那位經理已不知去向,但仍留下許多證據。開庭當天,李柴財呈上證據,以示自己清白。然而廖冀德卻以揑造證據為由不予採信。事後李柴財悉知,原來莫、陳、巫三位在開庭之前送了大紅包給廖冀德。逼使李柴財夫妻為了打贏這場官司,不得不加大銀碼至三十萬賄賂廖冀德。五十年前三十萬台幣是一個巨大的數額。為了讓廖冀德「心情愉快」的審理此案,潘珠妺特地多次提供金錢讓廖冀德,到夜總會嫖妓。可是李柴財夫妻費盡心機巴結他,萬萬料想不到,當享盡財色的廖冀德,在判決時仍以欺詐、恐嚇兩罪,宣判李柴財入獄二年半。

        身患心臟病的李柴財,完全無法承受判決,一入獄便心臟病復發,並且迅速惡化,兩星期後死於獄中。妻子潘珠妺聞此噩耗,因傷心過度,在辦完喪事後上吊自殺。一件很普通的案子,就因為廖冀德收受賄賂所造成的不公正審判,活活害死了兩條無辜的生命。可見廖冀德喪盡天良的狠毒本性,為了滿足個人的財色享受,在他任法官期間陷害死了多少生命,摧毀了多少家庭,其罪惡滔天罄竹難書。

        一九七七年,罪大惡極的廖冀德終於退休了,離開其二十八年的罪惡的職位,或許良心發現,與一名寡婦隱居在山區的樹林鎮,每天唸佛吃素,想藉此來洗滌他的罪惡。然而一個罪惡纍纍的貪官,想以此來消除他的罪責,事實上是絕對不可能的事。就在廖冀德被三隻狗掏腸挖心的那天早上,廖冀德帶着女兒秀秀要去大廟燒香拜佛,祈求平安。由於地處山區,走到半路時秀秀要求休息一下,便拉着父親的手進入旁邊的防空洞內休息。就在這時候,突然闖進三隻狗,氣勢凶凶的直撲廖冀德,不分青紅皂白用利牙、利爪猛咬狠抓他的胸腔腹部,不到幾分鐘就把五臟六腑都挖出來了,廖冀德在極端痛苦中立即斃命。

        三隻狗像執行死刑的劊子手,迅速利落地完成了使命之後, 又一溜煙的跑了,真是來無影去無踪。而坐在旁邊的秀秀卻滿臉喜樂,把父親的腸子當項鍊掛在脖子上,似乎很得意的顯示自己做了一件好事情。

        法官的職責是執法無私,執行法律,沒有偏私。然而廖冀德為了財色昧了良心,濫用職權,全為一己之私,辜負了國家、人民的付託。廖冀德的現世報,警告世人,假如能夠逃避法律的制裁,但是絕對無法逃脫冥冥中的報應,所謂天理昭彰,逃得了一時逃不了一世,非常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