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 聲 如 鴨 ,七 孔 流 血

        在台北市繁華的中山北路,有一間遠近聞名的烤鴨店,店名「上品號」,生意興隆,門庭若市。店面寬敞,裝潢豪華,年輕的男女店員,穿着白色時髦的制服,戴着西式的廚師帽子,手着膠手套,顯得衛生整潔。店員從早到晚忙得團團轉,應付不暇,簡直樂壞了坐在收銀機後那位穿西裝,手指戴着兩枚約半寸四方金戒指,年約五十多歲,圓胖發福的蔡老闆,笑得合不攏嘴。

        上品號店前是門市,店後是宰殺室,烤鴨爐,保證烤鴨新鮮熱騰騰,令人垂涎三尺的燒臘味,吸引顧客光顧,因此生意越做越大,二三年下來,各地設了分店。這位發了殺業橫財的闊老闆,少不了交際、應酬,是酒家、舞廳的常客,金屋藏嬌,賭場豪客……正是他感到揮霍得最愜意的時期,也是人生的終極。

        一年一度的春節又到了,家家戶戶購年貨,親友互送禮物。上品號的生意達到高潮,顧客為了買到新鮮出爐的烤鴨,甘願等候三、五個小時。店員加班,再雇用多位臨時店員,還是忙得不可開交,所以又全家總動員,到店堥蚗隻ㄐC

        這一天,像往日一樣,全店鬧哄哄的時候,忽然間,一聲響亮的鴨叫聲,蓋過了店堜狾麻灟窗A引起大家注目。剎時,所有的人都楞住似的,只見蔡老闆伏在地上,像鴨子的形狀,嘴堣ㄟ悼s出呱呱的鴨子聲。大家都圍攏過來,議論紛紛……;其中,有一個胖婦人,大叫了一聲說:「哎喲!人鴨子啦!多可怕!以後我再也不敢吃肉了。」大家才驚醒過來,不約而同的,一窩蜂往店外走出去。

        蔡太太立刻請醫生來診治,可是再高明的醫生,也沒有辦法使他停止鴨子的叫聲。如此叫了三天三夜,直至聲嘶力竭,才睜着眼睛,七孔流血,在痛苦的掙扎中斷氣。從此之後,上品號的大字招牌,也就消聲匿跡,各處的分店也關閉了,蔡家亦不知遷居到什麼地方去了。

        人們常說畜牲天生就是供人吃的,我們可以看看當畜牲被殺時,哪一隻是顯得高高興興,不哀叫,不掙扎,靜待屠刀奪取牠們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