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生保命集

第七章:關聖帝君顯靈故事四則 

☉叔嫂亂倫 報應甚速 (故事一)

陳書生,浙江省人氏,才貌雙全,但是,十分貪色。哥哥婚後不久去世,遺下年輕美貌的嫂嫂,陳書生勾引嫂嫂通姦,初時恐鄰里議論,只是偷偷摸摸,日子一久,毫無顧忌,將嫂嫂當作妻子,一起生活。 

適逢科舉考試,陳書生求功名心切,有一天聽說近縣內有關聖帝君廟經常揮鸞出乩文。極其靈驗,欲求神明庇佑金榜高中,於是前往關聖帝君廟,自以為有才學,想對關聖帝君試試是否靈驗真的有神,拈香敬求乩文,賜知功名福祿。(註—乩文:古代求神占卜疑問,由乩童於沙盤上寫下神明所指示的文字。) 

沙盤上乩文說:我有一對聯,讓你對,你願意嗎﹖』

陳書生回答說願意。一會兒乩文出示上對: 

『紅錦被中,無限恩愛呼嫂嫂。』

陳書生一見乩文,慚愧的將頭低下去,頓時臉色蒼白,全身發抖,直冒冷汗,羞愧無地,不敢對答。 

不久乩文出示: 

『你不能對,我替你對下聯吧﹗』

乩文接著出示下聯: 

『黃泉路上,有何面目見哥哥。』

陳書生看了乩文,面如死灰,驚惶失措。回家後,自此重病,醫治無效,不到一個月就死了。 

關聖帝君在生之時,無論是行軍打仗,每於晚間必讀『春秋』等史書,最重禮義。凡是讀書人均十分敬重關聖帝君。讀書人知書識禮,為世人之表率,倘若讀書人犯淫亂倫,其罪加一等,報應之速,世人不可不知,應引以為戒!

☉正義忠貞 金榜高中(故事二) 

林登雲,宋朝江南人。有一年,坐船赴省城考試,途經吳淞江,船家於傍晚靠岸停航。岸邊有一座高樓,半夜突然失火,時值冬天,風高物燥,風助火威,轉瞬間火光沖天,高樓內的人四處爭相逃命,忽然樓上窗口,有一位僅穿貼身內衣之少婦跳下來,恰巧跌落在林登雲的船艙,林登雲見狀,立即脫下身上的皮襖,給少婦穿上,一來藉以遮羞,二來可以禦寒。其時船夫、船客均被驚醒圍觀,林登雲恐船夫對少婦起淫念,非禮妄動,於是整夜點燈讀書,不敢睡覺。直至天亮,護送少婦上岸回家,然後揚帆赴省城會考。 

放榜之日,林登雲被取錄,欣喜萬分,即刻前往拜謝主考官。報上姓名之後,主考官向林登雲講述取錄的經過:『當天評審你的試卷時,因為不及格,將其放棄在一旁。那天夜堙A睡夢中見關聖帝君,在你的考卷上批示:

『少婦體,皮襖裹,秉燭達旦你與我。』

第二天醒來,見你的考卷,竟然放在被取錄者的桌子上,令我驚訝不已,你此次能中榜,諒必赴考之前曾經做了極大的善事,感動上天,才能夠蒙關聖帝君親賜功名,你可以把修善之事告訴我嗎?』林登雲聽後,初時直發愣,後來定了定神,聯想關聖帝君的批示,與吳淞江上少婦跳船一事,將經過告訴主考官,主考官聽完後,盛讚林登雲深明禮義的善舉,出於至誠。

第二年,林登雲上京考試,金榜高中,被選入翰林(註 翰林:宋朝的文學侍從官)。因尚未娶妻,當時何宰相器重他的人格,特別將千金許配給林登雲。 

由於林登雲為官廉潔公正,官職步步高升至侍郎、尚書(註 侍郎:各部的次長。註 尚書:部長。)林登雲的二個兒子,均聰穎過人,年青及第,俱入翰林。 

林登雲正義忠貞之心,關聖帝君感應顯靈,所獲得的福報,成為千古美談。 

☉惡僧動淫念 竹籠沉黃河(故事三) 

河北省刑州太守方谷珍的女兒,清秀聰明,自幼精通詩詞,年方十六歲。有一天,到關聖帝君廟進香祈福,廟中一位惡僧,垂涎方小姐的美貌,心動淫念,對方小姐說:『我有一首『迴向偈』(註 迴向偈:佛家的唱詞),念誦給神明聽了之後,可以為小姐添福。』方小姐不知有詐,就跪伏在神前,靜聽廟僧念偈詞,不料惡僧竟然念道:

『江南柳,嫩綠未成蔭,枝小那堪攀折取,黃鸝飛上力難堪,留取待春深。』

方小姐明曉淫詞無恥,聽後憤怒填胸,立即奔出廟外,登車回府。半路突聞空中宏亮的聲音:『方氏女,你要牢記淫詞,回去告知你父親,我將助你收拾此淫僧。』方小姐聞言,仰頭望見雲端有一位神明,棗紅面長鬚,騎赤兔馬,威風凜凜,知道是關聖帝君顯靈,急忙下車,拜謝帝君,然後驅車回府。

惡僧見方小姐怒氣沖沖而去,查問之下才知是太守之千金,自知闖下大禍,於是想即刻離開避禍,但是無論如何奔跑,始終圍繞著關聖帝君廟,死兜圈子而已,無法離開。 

方小姐回到家堙A將剛才的經過一一稟告父親,方太守聽後大怒,立即派官兵前往捕捉淫僧,眾官兵見淫僧在廟外繞圈,捉回去見太守。 

古代,凡犯淫者,以竹籠裝後拋入河中,作為懲罰,同時警戒後人。淫僧也不例外,將他裝入竹籠,命人抬到黃河邊,臨走之前,方小姐也作一詞,請父親念給淫僧聽,以消淫僧之孽障,太守念道: 

『山西竹,巧匠作為籠,留與淫僧藏法體,碧潭深處伴蛟龍,方知色是空。』

然後將竹籠抬到岸邊,拋下急流中,衝入大海,讓蛟龍充飢。 

☉淫人妻子 妻子被人淫(故事四) 

李家駿山東歷城人氏,以販賣烏棗為生,經常到鄰鎮做生意。有一次,見鄰鎮郭永壽的妻子年輕美貌,乘郭永壽不在家,誘騙郭妻回家,不料回到家中,發現自己的妻子已經被別人拐跑了,據鄰居說,妻子跟別人私奔的日子,正好是李家駿私誘郭妻的同一天,李家駿並不因此醒悟因果報應的天理,反而暗自慶幸,幸虧帶郭妻回家,否則豈不成了寡佬。 
由於郭妻本質楊花水性,過了不久,又跟一位比李家駿年青的人私奔了。正當李家駿自嘆無奈之時,郭永壽因妻子失蹤,一路查訪追尋到李家,並且到衙門控告李家駿誘拐他的妻子。但是由於郭妻已再次跟別人私奔,李家駿自恃郭永壽沒有證據,故堅持不承認曾經誘拐郭妻一事。 

郭永壽無可奈何,只可作罷。聽鄉人說附近關聖帝君廟內有乩筆扶鸞,十分靈驗,就請鄉人帶他到廟中請示,聖帝降乩示詩批說: 

『鴛鴦夢好兩歡娛,記否羅婦亦有夫;
今日相逢須一笑,分明依樣畫葫蘆。』

郭永壽見詩文,默默無語低下頭,慚愧地離開。陪伴他到廟堨h的鄉人見狀,猜想郭永壽之妻子,必是他以前也是誘拐得來的。可見:『誘人妻子者,妻子被人誘』天理昭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