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世人語

第六十三講 大道在忠孝

子女生病,為父母的人,真是難過。病床上的呻吟,聽在耳中如雷貫耳,像刀刺傷一般,恨不得代子女受罪呢!故孔子說:「父母唯其疾之憂。」

這種親情的表現,最原始與天真,不帶任何色彩目的。

國家人民,以及修道人,就是要把此天真無識的愛心推廣之,「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此謂也。

修道人對於國家是應該保持什麼態度呢?

要「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也。

忠與孝,皆是修行人的本性,也是大道無私的具體表現,若有人論修行不依於此,而求之於末稍、小術之類者,則是誤入歧途了。


第六十四講 人受物役

工商發達,惡淫邪徑刺激人心,聲色享受逐漸為科技所影響,是人控制機器呢?還是機器馭使人類?

在某一先進國家,一旦停電,就會發生不可預料的暴動。人心慌亂,暴徒趁機紛紛而起,搶盒]物,這也就是人受物役。


第六十五講 惡性成物 慈悲成聖

人類是惰性的動物,也是天生的聖人,此如何說呢?

乃一念之善成為神聖,一念之邪變為魔鬼,君不思此人類依靠電力太久了,一旦停電則頓然成為無依之犬,這是惰性的原故。

大地饑荒,人人自危,亦有在世的活佛(修士)深入病苦之叢林中,點燃生命光芒,救苦救難,這便是一念之慈悲,愛心使然,成為聖賢也!

現在的善與惡是偏走極端,能分析善惡之心,便是要勸人以理智修身,明辨善惡之心,便是要勸人以理智修身,明辨善惡,不惑於偏善與偏惡之說,而去尋追善惡行為之源頭本性。


第六十六講 真道無相 旁門易學

有一個人替齊王繪畫,齊王問他:「畫什麼最難呢?」他說「畫狗S馬牛動物最難。」齊王又問:「畫什麼最容易?」,那畫匠曰:「畫妖怪、精靈最容易。」因為狗S動物是人人所常見,早晚都可以觀察個仔細,一旦畫不好,人們便一下就指出缺點。可是妖、精靈是無形相,又不可以用思想捉摸而得,只能臆猜其形相,故毫無標本可查,愛畫怎樣就怎樣,只要反常一點便可以過關。

現在這個社會吹牛的人特別多,許多修行者不知往內求理,往外盡人道倫理,郤喜歡胡說八道,沒靈通說得很靈通,倒是真靈的人反而不言於此。

談鬼怪、講靈界,好像很懂,聽的人也是津津有味,十分樂趣,其結果便是大家吹,一齊幻想靈界種種景像,終於皆大歡喜,久久不散其聚會,這是什麼心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