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世人語

第九十一講 一偏之見

以前有個瞎眼的人,從未見過太陽的樣子,於是他便向有眼睛的人求教,有人就告訴他:「太陽模樣像銅圓盤!」並一邊敲著銅盤告訴他,這便是銅盤的聲音,可是瞎眼卻誤解其意,以後他聽到了銅盤聲就自以為是太陽的聲音。

不久又有人告訴他:「太陽有光,好像燈光一樣!」並叫瞎子摸一摸蠟燭的形狀,以後他摸到一根短笛,就很高興的以為摸到了太陽。 
由這堨i以知道,太陽的形狀與鐘笛相差如此之大,可是瞎眼的人,卻深信不疑呢!

這便是犯了一偏之見的原故,信仰是求乎自己,生活必須自個兒奮^,求之別人便容易像此位瞎子一般,產生誤解而迷信,這對於有理智的人類是太愚蠢的了。


第九十二講 理 智

社會上有很多人,只學到一部份的道理,未加以明確的判斷其中內涵,便盲目瞎煉,自以為道行不淺,就到處講演修行之妙,可是一旦遭受到挫折,便抱怨神佛有秘不宣法之處。

例如佛陀有日食一餐,過午不食的行持,其目的便是要人少貪慾,不令飽食而昏沈也。

但是一位不明白的修行者,就只會學佛陀之少餐少食,甚至於絕食,以為如此便可以立證菩提,終於苦行過度,身心兩傷,修得不明不白。所以修行,不單是學樣子便可以,而必須用聰明的理智去了解修行的意義,如此方算是遁入正軌之大道。


第九十三講 一則寓言

從前有一個愚笨的人叫「蠢」,他做事情往往出乎於直覺的反應,有次到朋友家中做客,主人便很殷勤的招待他,請他吃飯,在吃飯當中「蠢」覺得食物的味道太淺,主人知道以後,便為他加少許的鹽巴,還自言自語的說:「菜要煮得好吃,就需要鹽巴來調味,若是放得太少的話,便會覺得不好吃。」

「蠢」聽了以後,就記在心中,此後便單吃鹽巴。結果是越吃越鹹,口乾舌燥,無法下嚥,真是鹽不害人,人反為鹽害。

這一則寓言,就是強調修行者必須用「心」來修,用智慧去分析,不是一味用死訣,一成不變的學個樣子。修道的方法很多,只要能夠合乎理性與中庸之道,就不會愈修愈不知「道」,若是偏取末端,執法修行,就會像「蠢」一樣越修越不行。

第九十四講 榮華為修行之礙石

榮華富貴,是人所慾求的;虛榮享受,便是修行的大忌。修行與信仰是有所不同,信仰是引導修行的指標,而修行卻不一定須要信仰,因為自信才是修行重心也。

喜歡享富貴,愛好虛浮的人,正是缺乏自信的一群,就是其內心空虛無主,才會到處找刺激、找享樂,去填補心理上的空白,一旦被慾念侵襲之後,卻發現內心的空白,是無法可以填得完的。

世人的野心,是永無止境。追求外來的享受或是慾念,永遠是越追越遠,終於精神崩潰下來,成為大地之渣也。

「修行」,修的是內心自信之道,不但修心靈之道,而且放下胸懷,開闢自由大道。這就是古人所說「放得下功名富貴之心,便可脫凡;放得下道德仁義之心,才可入聖」。

修道的人,更進到「大德不德,至仁不仁」的地步,則是「真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