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世人語

第一百一十五講 須為別人著想

世人處在多慾旳世界裡,往往把持既得,甚至於自處太優,卻不肯為別人著想,認為今日種種享受是因為我有辦法,別人如何,是他家的事情。於是人情味淡薄,而別人對他的嫉劂P羨慕之心,日益強烈,終於演變成緊張的競爭場面,造成尖銳化火爆的現象,這就是現代眾生相的一面。

在古代齊國,某年大寒,連下了三天三夜的大雪,仍然未有停歇的現象,齊景公穿著輕暖的狐裘,靠在內殿柱上,心想若能多下幾天雪,景色將更動人,這時善觀氣色的大夫晏嬰走進來,立在景公的旁邊,望著片片雪花。

景公便對晏嬰說:「今年的下雪,一連三天不停,地面積雪已是一尺多深啦!怎麼絲毫不覺寒冷呢?反而像是春天似的宜人。」

晏嬰看到景公穿著輕柔溫暖的裘衣,室內又燒著熊熊火爐,就故意說:「這種天氣真是一點不冷嗎?」

景公微笑的點點頭,彷彿認為難道活了這一大把年紀,還分不清冷不冷似的。

晏嬰知道景公不明白他的意思,就直接向他說:「臣聽人說:古時候的賢明君王,在吃飯的時候,總會想到是否還會有人挨餓,穿衣裘時總會考慮到,是否有人會受凍,過享受的生活時,會想是否有人受苦受難,而您怎麼一點也不替別人想想呢?」

景公被晏嬰一說,面紅耳赤,啞口無言。這是中國諫官的美德,身為國君的民主作風呀!那媟|像有些人不但不聽規勸,還含恨在心,找機會報仇呢!實在是現代人心不古也。


第一百一十六講 空義

空是積極,而不是否定一切世間所有事物,而是教我們放開一切消極,及由自我為中心點所引起的迷執成見、慾念、妄想、自滿自驕、唯我獨尊的態度,然後再從愛我之心,推而廣之,達到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的地步,其行為上是「忍人所不能忍,行人所不能行,捨人所不能捨。」自古英雄好漢、宗教聖人,都是秉持這種空觀真義、成就頂天立地的大丈夫也。

有人要問,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忠臣烈士大無畏的精神,是如何修持呢?

吾說:「浩然正氣,本之於觀空真義。」空與正氣、名相有異,其質乃同。先知先覺的偉人,是站在空與中道的基準上,以最高超的智慧,鳥瞰宇宙眾生相,故其能悟及別人所不知,行別人所不敢為。大道的真實相,並非空空如也。而是空中轉法輪,法輪依道而成,依緣顯相,也就是空中妙有,妙中有道,道中求理,理智追尋,可知大道真髓,自然不感體相,而生無畏浩然正氣。


第一百一十七講 何謂空中妙有

真理是有其源頭,抓住它的源頭,便可以體會出一切具體現象的緣起。

故想求真道的人,是必須腳踏實地,由理性外緣來證明內緣本性的醒悟了。

大道似空而非空。物質、物理現象,能顯示大道無為而為、空中有物的具體事實來,修行人在這種千變萬化的世塵中,就可以由外相外變,得到大道的真髓。

五倫變化,人事遷繫是微妙非常,修道人縱然看得破物質享受,卻只有很少人能磨得過精神考驗這關頭。是為了什麼呢?人情、親情,是人類表示心識的現象,這種現象實在是活生生可以體會的。可是其中有道理在焉│是有原則可循。這種原則不離一「心」,心是道的化身,其源頭是人與人相處的「忠恕」之道。故孔子說:「吾道一以貫之。」而曾子即說:「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

現在修道是修什麼?修人與人之間的道而已,雖然這種修法比「隱居深山,獨善其身」不容易,但是卻能合乎「慈悲為懷」「方便為門」的名訓。若能衝破此障,其功果有勝於古德修士,是上蒼普渡原靈的不二法門也。


第一百一十八講 知恥為福

一個人之吉凶徵兆,乃發自其人之內心而表現於其外表。凡相貌仁慈忠厚,行事穩重,大都能獲福;凡相貌刻薄,行為輕佻,大多得禍之相也。絕對沒有吉凶未定,渺不可測之道理,一個人之心性善惡,皆與天心相感應。福之將至,其人必呈乖戾之現象,即可知之。

人若想得福避禍,不必先作善事,必須力行改過,其自然能向善也。羞恥之心,乃改過之第一要素。人如只知貪戀聲色名利,縱情恣意,背著人做那見不得人之勾當,自以為無人見到,自鳴得意,殊不知而將成為衣冠禽獸,如此行為,是世界上最可恥的。

孟子說:「知恥對人之影響太大了!」,能做到知恥就是聖賢,不知羞恥為何物就是禽獸無疑。改過之關鍵,只在此念之間;人之所以異於禽獸,亦僅在此一念之差而已!

有偈曰:
知恥不是辱,改過方為福;
行善可消災,貧家亦能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