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世人語

第一百三十七講 天道忌盛 卦終未濟

滿招損,謙受益,做人做事不走極端,合乎中庸之道,則不會遭到忌恨。所以自己行為能做到十分力,亦不可盡十分之心,應稍為留一點餘存,不要自恃才學或是權智,不留人餘地,統統包攬,這種霸道的作風,是會受到天的處罰、神鬼的憤怒的,因此內憂外患也會接踵而來。那麼又何以是「卦終未濟」呢?這是說明天地間的事務,是循環不斷的,生命則是生、老、病、死。自然界則是春、夏、秋、冬,萬物生生不息,死了又生,生了又死。

所以修道應該站在中心點,看宇宙萬象,便可以體會出生命的盛衰虛盈的道理。

事業成功,並不足以自豪,因為成功的傲慢,必成為失敗的原因,而事業困厄的人,亦不須怨尤,因為失敗的背後,正隱藏著成功的經驗呢!


第一百三十八講 莫言「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修道便是修心,把不良的習性磨掉,不可以為「既然本性難移,則何必修道?」自古以來,這一句話不知害慘了多少人,證明這句話的人本無心之錯,但卻阻礙無數人的修行。

在現時社會上,此種論調竟成為懶人、以及自暴自棄者的座右銘,修行的人是不可以如此推諉,如此柔弱的呀!


第一百三十九講 大智若愚 

大智者,窮極萬物深妙之理,究盡生靈之性,故其靈台明朗,不矇蔽其心,作事皆合乎道與義,不自誇其智,不露其才,不批評他人之長短,通達事理,凡事逆來順受,不驕不餒,看其外表,恰似愚人一樣。

好自誇其才,必容易得罪於人;好批評他人之長短者,必容易招人之怨,此乃智者所不為也。

故智者退藏其智,表面似愚,實則非愚也,誰都不識其智耳。所以學智不難,若古心精研而修之,則可得到其智,但學愚則難也。因世人均有好名之心理,均有好誇之行為,故「愚」難學也。孔夫子曰:「大智若愚,其智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


第一百四十講 智仁者不食肉 

世人凡有仁智之士者,均了悟戒殺放生之德,持齋不食獸肉之因,為「肉」字乃表示「人食人」之故也。

蓋因獸類亦有生靈,不一定其前世亦是人類所轉世者,若人食其肉,豈不是「人食人」也。

孟子曰:「君子之於禽獸也,見其生不忍見其死,聞其聲不忍食其肉。」此乃仁心之慈發現也,是智者之所不為也。

有詩為證:
肉子內中人食人,可憐俗子不知因。
四生六道生靈在,莫積k愆永不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