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為什麼要行善更要求慧 — 「不可思議的因果現象」第五集

五、我從荊棘滿佈的路走過來

如果有人問我一個問題:「人的命運可以透過自己的努力來加以改造嗎?」那麼我現在可以很肯定的加以回答:「這是可能的。」這個答案是經過我半世紀以上漫長的歲月,歷盡了人生各種刻骨銘心的艱苦和心酸的遭遇所體驗出來的結論,因此我相信我的答案是沒有錯誤的,而且由於這些付出的代價實在太大,因此也就深深覺得這些換取而得到的教訓特別彌足珍貴。現在謹以「野人獻曝」的心情將這些敝帚自珍的經驗提供出來,供作其他人的參考。

我姓X,出生於本省南部的一個城鎮,父親可以說是當地的一位首富,曾經擔任過參議員(光復前的省級民代),我們的兄弟姊妹也都受過極好的教育,甚至大都曾經至日本留學,哥哥又當醫師,我也很幸運考上當時人人稱羨的一所師範學校,因此我的家可以說是地方上公認的一個望族。我師範畢業後,便回到離家鄉不遠的一所學校服務。在一個偶然的機會堙A我認識了我現在的先生,由於他是外省藉,孑然一身在台灣,既無地位或產業,又不會講台語,因此父親知道後便強烈的反對我們的往來,然而我卻堅持我的立場,認為他是我理想中的對象,因此向家人表示我「非君不嫁」的態度,結果惹火了父親,父親也就氣急敗壞的向我下達了嚴厲的訓令:「不准跟這個門不當,戶不對的外省郎結婚!否則我就絕不承認你這個女兒,以後也不准我這個家門!」儘管父親堅決的反對,家人也不斷的好言相勸,然而個性倔強的我卻絲毫不為所動,仍然抱著破釜沈舟的心情,準備承受一切任何的後果。後來好不容易到了年滿二十歲的時候,我就毫不猶豫的到法院與我的先生辦理公證結婚。當時我的家人沒有一個參加我的婚禮,也沒有人送給我任何的結婚禮物。婚後九年,我也一直都不曾回娘家一步。我的先生為了拉近我與父母親的情感,曾經屢次硬著頭皮、厚著臉,前往拜見我的雙親,可是每一次前去,所攜帶的禮物都被我怒氣沖沖、火氣未消的父親甩到門外。然而我的先生卻仍然加以忍耐,並且以笑臉相向,希望父母藉多次的發洩後,能夠逐漸寬恕我的不是。然而很不幸的是,這種努力始終都沒能成功,這也是我畢生惑到很遺憾的一件事。

我們結婚不久便生下了老大,她是一個很乖巧、很聰明的女兒,使我們感到非常的欣慰。然而兩年後老二出生不到七天,便發現這個男孩罹患了嚴重的黃e病,醫生表示這是e管阻塞,e汁無法正常分泌的一種病變,大便白色,尿呈黃色,這時孩子連吸奶都不會,醫生看到病情如此的嚴重,都不禁搖頭,甚至勸我放棄這個孩子,因為縱然勉強將他養大,也必然因為醫療費用太大而拖跨了家庭。這時我在心焦如焚,六神無主的情況下,曾經替這個孩子相命,不料這個相士竟鐵口直斷的告訴我,這個孩子「已入墓孔」,除非祖先有德,否則必然凶多吉少,難逃一劫。我聽了之後,真如晴天霹靂,當時心中的沉重與驚懼,實在可想而知。可是為了拯救這一個可憐的小生命,我後來還是下定決心,不管要付出多大的代價,我都要義無反顧,盡一切的力量去醫治他。後來有一個友人告訴我,要救治這種絕症的嬰兒,應該以文蛤熬湯來替代母奶,然而孩子喝了這種湯後,身體不僅未能起色,反而日益惡化,這時一位熱心的同事帶我們去看一位當地頗有名氣的福州籍中醫師,這位醫師看了我的孩子後,竟連連搖頭,表示無能為力,愛莫能助。然而經我一再懇求之餘,他才勉強答應要「死馬當活馬醫」,此後每天只好認真替孩子熬藥湯,孩子也只好以藥代奶(因為無法吃奶)。一段時間後,孩子的身體和氣色似乎開始好轉了,小便也比較不具難聞的腥味,後來又配合服用友人介紹的玉蜀黍鬚湯汁,結果竟然更有起色。真是感謝上天的保佑。不過在另一方面,由於長期負擔大量的醫藥費用,我的積蓄不僅花費殆盡,而且寅吃卯糧,負債累累,每個月我和我先生二人領到的薪水,幾乎都悉數歸還同事,幸虧這時有些熱心的同事瞭解我的困境,也都紛紛自動雪中送炭,借錢給我,使我能夠買菜和維持最基本的家用。

然而不幸的事卻接踵而來,我的老二每次上幼稚園回家後,都發現手腳經常受傷,平常走路時也常常無綠無故的跌倒。他的手指也因經常用嘴吸吮而呈爛化的現象。看到這些異常的現象,我直覺的感到情況不妙,心中就開始擔心孩子的健康已經發生了問題。這時有一位熱心的友人建議我早日帶孩子上醫院檢查,我在她的催促下就隨即帶著老二至高雄的一家著名的外科醫院求醫,經過X光透視後,醫師表示可能有結核菌侵入孩子的骨輪,因此腳部必須趕緊敷上石膏,以便使其鈣化,否則一經拖延,將來必有極為嚴重的後果。這時我在一陣的猶豫後,也就顧不了太多,當場就答應接受這種治療。孩子上了石膏後,為了防止結核菌,每天都被注射抗生素。沒想到一週後,孩子的情況開始惡化,大便開始放血,這時我非常緊張,直覺的認為這種醫療的方式大有問題,因此要求趕快除掉孩子腳上的石膏。石膏除掉後,發現孩子的腳部已經呈現一大一小的反常現象,使我內心更為著急。這時只好趕緊辦理出院,轉進一位醫師所推薦的台灣療養院,因為據稱,該院有一位名醫對此症頗有研究。我們到達該院後,便立刻懇請這一位醫師加以治療,這位大夫看了我的孩子後,便表示,這種情況必須刻骨作化驗,並且培養細菌,才能知道結果。可是萬萬沒想到,這種刻骨的手術竟然意外的足足持續了八個小時之久,我跟我先生在旁邊焦急不安的苦苦等待,誰知化驗的結果,卻証明骨格黑色的部分並沒有結菌的存在。這種結果使我們大大的鬆了一口氣。然而,我卻發現,我先生受了這次焦急難熬的折騰之後,滿頭的青絲竟在一夕之間變成了斑白的灰髮。

此後為了治療我孩子腳部的毛病,我每天都要從鳳山到高雄的一家醫院接受物理治療。這樣連續幾個月都沒有中斷,每天如此的來回奔波,其間的辛苦實在可想而知。然而令人難過的是,這種辛苦的代價後來並沒有減少孩子的噩運。我常常懷疑,這個孩子在哺乳期間是否因為無法吸奶,而吃了太多的蛤湯和其他中藥,結果由於攝取鈣質過量而導致骨格的脆弱,因此每當遊玩不慎跌倒,便經常跌倒,便經常跌斷了手腳的骨頭,而且每次都經過了很長的期間才能癒合,因此直到目前,他的每一隻手腳,都會經跌斷過好幾次,甚至現在他的體內還安裝著不袗的鐵筋,這些無數的創傷,也同樣的帶給我這個母親無盡的心痛和不安。我常常捫心自問,為什麼我會有一個如此多災多難,帶給我無限的麻煩,並且耗盡我所有積蓄和收入的「討債子」?每次想到這堙A便情不自禁的流下了傷心的眼淚。

除了老二之外,我的老么也帶給我很多的困擾。這個男孩在小時候雖然非常聰明,功課也很不錯,可是考上一所明星高中後,因為交上了女朋友,結果成績一落千丈,大學聯考也一再落榜,當兵後再參加補習,這時為了他的升學,我非常的擔心,為了知道他以後的考運究竟如何,我不惜請了兩天的假,到民雄一位頗負盛名的相士替他相命,結果足足等了兩天才排輪到我,這位目盲的相士就鐵口直斷的向我表示,我的老么是「犀牛望月」、「黑矸仔底豆油」,意即「前途茫茫,看嚨無」,考運極差,毫無希望。同時也表示,他的「讀書運」已過,目前已無「讀書命」。聽了這些極不吉利的批斷後,我原本憂懼而沉重的心情,無疑的又受了一記無情、致命的重擊,當時差一點就昏了過去。

唉!我的命為什麼這麼苦,上天為什麼要給我這麼多的折磨?我愈想愈傷心,愈想愈難過。在這萬般無奈的情況下,我開始到各寺廟拜拜,祈求神佛的保佑。有一次到附近的地藏庵拜拜後,無意中在書架上發現了雲鶴教授所著的「不可思議的因果現象」一書,我信手取回,看了以後,心中頓時燃起了一線的希望,同時也開始有一個強烈的想法,如果布施行善能夠改善命運,而且那麼多人都覺得有效,那麼我為什麼不去試試看?既然相命改運或求神拜佛都無法解決問題,那麼為什麼不另謀途徑,用「因果」的方式來試試看?在心意已定後,我很快的與書上的一些慈善團體取得聯繫,並且開始每月作定期的布施行善,雖然每次的金額都很有限,然而事後心情都覺得很愉快,經過一段期間後,竟然發生了很意想不到的「奇事」,而其中令我感到最為欣慰的是,我的老么在那一年的聯考,竟然推翻了那名相士的「鐵口直斷」,而十分意外的考上了一所國立大學,我在欣慰之餘,就對行善的活動由半信半疑變得更具信心,而且更為積極,每次全家都列名參加行善,連續參加幾年後,我發現家中的上上下下都變得更為順利如意。而最令我不放心的老二,身體也變得更為健康,比過去減少了很多的病痛,後來更幸運的娶到了一位極為賢慧,而且能任勞任怨,隨時照顧先生的好太太,老么自大學畢業後,又順利的到美國留學深造,老大刖在一所專科學校畢業後,竟能在種種機緣巧合的情況下進入一所師院服務,不久又能在政府的補助下前往美國進修,最近又榮獲了極為難得的音樂博士學位。

除了上述的幾件事外,還有一點令我感到慶幸的是,幾年前有一些同事好友,曾經邀我一齊合夥購買一些房地產,雖然我的經濟一向都不十分寬裕,然而為找一個安身的「殼」,我只好縮衣節食,設法勉強湊錢參與購買,沒想到幾年後,各地房地產竟然不斷澎漲,令很多薪水階級的上班族望興嘆,現在我自己也擁有了一個真正屬於自己的家園,實在應該感謝當時能夠意外的得到一個及時寶貴的機會來購屋,這些幸運的遭遇,說起來也應當感謝上天的保佑才是,我常常捫心自問,為什麼這幾年來我的遭遇能夠日益平順,步上坦途,而遠離了過去那一段不堪回首、惡運連連的陰影,最主要的因素到底是什麼?我想「人定勝天」是最為重要的關鍵。一個人必須要有堅強的意志,與面對現實、克服困難、永不屈服的勇氣,以及長期行善,多作對社會眾生有益的奉獻,我想這些都不是迷信,因為這些事曾經真真實實的帶給我很多不可思議、始料未及的豐磧的回報。